即时热点: ·2018放假安排  ·众望所归 巨咖荣膺“最受用户期待车型”  ·云乐购张莉以"拉法兰酒"携手总裁世界宴酬访问中国的前法国总理拉法兰  ·招聘外围编辑  ·吴鹰: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遇是传统互联网十倍  ·IBM王阳:行业互联网和企业互联网是真正风口  
视窗首页
生活焦点
娱乐资讯
体育快报
美图欣赏
地方生活
生活视窗
影视资讯
旅游资讯
女性时尚
资料财经
公交

“伤仲永”:一个高考状元的网瘾挣扎

时间:2011/6/16 15:43:55 来源:苏州在线 作者: 网友评论
导读:穿着一件破旧皮夹克的他,两只手拢在袖中揣在胸前——10月17日晚,入夜的京城已非常寒冷,出现在教室的张空谷却还光着脚蹬着一双破旧的布鞋,他自己的解释是“懒得穿了”。

    沉默寡言的跳级学生

 

    穿着一件破旧皮夹克的他,两只手拢在袖中揣在胸前——10月17日晚,入夜的京城已非常寒冷,出现在教室的张空谷却还光着脚蹬着一双破旧的布鞋,他自己的解释是“懒得穿了”。

    在与众人聊天时,张空谷也显得有些“另类”——眼睛总是望着地面,说话时弯着腰低着头,声音小得难以让人听见,面对问话,多数时候也只报以笑而不语。此时距离他第一次考入大学,已经过去了7年时间。

    2003年,张空谷第一次考入北京大学,随后在2004年7月被学校劝退,理由在当时看起来颇为离奇——由于沉迷于网络,他7门必修课成绩不及格。

    2005年,复读一年的张空谷卷土重来,以南充市理科状元的身份被清华大学录取。然而就在一年后,他再度由于沉迷网络,学分不够无奈选择自动退学。

    2007年,虽然一家人对于张空谷已近绝望,但在众人的帮助下,张空谷再次以全市理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,“考霸”、“靠高考赚钱”等说法,加诸于张空谷的身上。

    “他只是个孩子,非常非常单纯,虽然智商很高,情商却很低。”正是这一年,网瘾治疗专家陶宏开教授第一次接触到张空谷,在他的回忆里,这个当时便已24岁的学生,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单纯。在他看来,这样的单纯与张空谷的人生轨迹不无关系。

    张空谷出生在一个四川农村家庭,父亲是当地的学校教师,母亲只有小学文化程度,对张极其宠爱,在第一次张空谷考入大学时,便曾赴京陪读。

    自小张空谷便表现出过人天赋,热爱读书学习专心。不过性格却比较内向,其母亲回忆,张空谷上学时便不愿与人交流,甚至走在路上都低着头,看见熟人不愿打招呼:“当时的老师就说他智商很高,但处理人际关系能力不好。”

    陶宏开为张治疗时亦曾听闻,张父平时便较为沉默,很少与人交往,正是这样的性格遗传给了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 沉默的张空谷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,据当地媒体的描述,张空谷小学5年级便跳入中学,离开父母寄宿学习,虽在与家人的信件中,曾自称“我是天才少年我怕谁”,不过年纪比同学小加之环境陌生,也让张空谷更加孤立。

    直到2003年张空谷的第一次高考,这样的性格并未对其产生负面影响,良好的成绩反而给张带来了“天才”的评价。然而在考入北京大学后,其母发现张空谷很难适应大学生活——不愿与人交往,脏衣服积攒成堆却不愿清洗。懒于处理日常事务的张空谷,开始对网络游戏产生兴趣,进而放弃上课,最终导致了第一次退学。

    年级第一的高校生活

    第二次退学的经历只是第一次的翻版——高分进入名校,入校后沉迷网络导致退学——以至于当其第三次高分考入清华时,已有人对其目的产生怀疑,质疑其主动退学只为参加高考赚取高额奖金。

    “只有家人明白,他陷入了什么样的困境中。”陶宏开正是那时开始接触这个非议傍身的网瘾青年。

    在陶宏开看来,张空谷陷入网瘾的主要原因之一,便是他一直处于“玻璃樽”之中生活:“虽然看起来他有着很好的成绩,是靠努力得来的。但其实他从小就是好学生,被家长老师众星捧月式地呵护着,根本没有经历过任何竞争,对压力完全没有适应能力。进入名校后,各种竞争突然出现,无法接受现实的时候,很容易就借助虚拟的网络游戏来逃避。”

    从事多年青少年网瘾戒除工作的陶宏开发现,张空谷的问题并非个人现象,据陶宏开统计,2008年之后,网瘾大学生的比例逐年增加,并且名校大学生的比例很高,同是清华大学,他便曾遇到过多例网瘾学生导致休学的案例:“很难想象,为何这些本来该为国家作出卓越贡献的精英,会整天沉迷于网络。”

    张空谷的经历正好为陶宏开的研究成果写下注脚。

    当张空谷第三次考入清华后,他仿佛一下子与过去的经历完全隔离,据当地媒体2007年报道,张空谷还对家人表示“肯定不再犯相同错误了”。虽然24岁的他比同学年龄已大上了五六岁,不过据其同学回忆,大一、大二时张空谷并没有显现出与众不同,甚至看不出曾有过多次网瘾的经历。

    与此同时,据陶宏开透露,张空谷在学校的生活也颇为“滋润”,虽其家庭并不富裕,但张空谷每个月可以拿到一千五六百元的生活费,超过一个普通大学生所需:“可以说这个家庭是倾其所有,支持孩子读书。”

    专心学习的张空谷,很快便在系里名列前茅。大二学期,张空谷总成绩获得全系第一名,并拿到了5000元奖学金。

    “用这笔钱,他给自己买了个笔记本电脑,事前没有跟我们打招呼,不过我们觉得他学习好,买个电脑也是应该的。”张母表示,上大学后,张空谷每次寒暑假都会回家,不过回到家中的他还如往常一样并不多话,更不会谈及学校的生活,只是每次回来都会带回许多书籍,假期里便在家中读书看电视。由于连续两年张的成绩都非常出色,家人觉得其网瘾已经戒除,非常开心。

    然而令张母没有想到的是,正是这台笔记本电脑,让张空谷再次陷入了网瘾之中。

    张母转述其同学回忆,2009年,在旁人看来已恢复正常的张空谷,开始再次对游戏产生兴趣,大三期间,开始在宿舍打游戏而逃课。一年时间,张空谷再次被网瘾所控制,两门功课不及格,成绩一落千丈。

    与此同时,据其母回忆,张空谷曾喜欢上一名同级女生,不过在表白后遭到拒绝,张空谷身边的同学与老师,都认为此事对没有感情经历的张空谷打击很大。

    2010年暑假,张空谷回家后第一次没有向父母出示成绩单,不过由于孩子前两年表现很好,张家人并没有太多怀疑:“直到9月9号,学校给我打过来电话,说他又不上学了,老师去找他,他还躲着不出来,不跟别人说话。”

    “我的心已经很老了”

    “他跟个小学生一样,我来见他,他就躲在卫生间不出来。”接到学校的电话,9月10日张母便从老家赶赴北京,而眼前的一切让她意识到,几年前的情况再次发生,张空谷的宿舍中堆满了没有清洗的衣物,对于老师同学乃至家人的问话,张空谷充耳不闻,完全与人隔绝。

    “他见到我就心情很差,什么都不说,整个人都很邋遢,光是宿舍里的脏衣服,我就洗了好几天。”对于孩子的现状,张母表示“没得办法”,她表示孩子历来做事专一,“学习的时候一心学习,玩上游戏脑子里也只有游戏”。无奈之下,她再次求助陶宏开。

    “刚接到张家人的电话,说实话我很惊讶,已经一年多没跟他联系过了,我以为他早就好了。”恰在北京的陶宏开,再次与张空谷见面,而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青年,让陶宏开立即联想到了3年前的情况——与世隔离,厌恶家长,拒绝治疗,沉迷网络。

    令人欣慰的是,在陶宏开的劝导下,本已不与人对话的张空谷,渐渐恢复与人交流,10月中旬,张空谷开始恢复上课。

    不过张空谷的话语常人仍难以理解——“不是玩什么游戏的问题”;“我的心已经很老了”;“早就已经这样了,其他人不能理解”;“我这其实是苦笑”……在陶宏开看来,张空谷的只言片语,正是一个敏感的青年需要被呵护的诉求。

   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,对于一个28岁的人来说,“呵护”一词已经超越了社会的认知。清华大学环境系一名老师便表示,班级辅导员年龄比张空谷还小,而且连续两届都是女生,对于网瘾学生,确实存在交流和处理能力的不足。

    “我们也只是学生,处理这类情况没有什么经验。而且大学不像中学,老师可以随时看着你。现在的学生,沉迷网络的确实很多,而我们所做的,顶多是多讲讲学习的重要性。”一名从事辅导


编辑:Aray


城市.中国互联网联盟
苏州在线(szol.com.cn)版权所有 视窗投稿热线:400-664-0095